广东省原科技厅厅长李兴华落马:利益输送链“浮出水面” 更新时间:2014-12-30  | 浏览量:365

广东省原科技厅厅长李兴华落马利益输送链“浮出水面

       广东省原科技厅厅长李兴华最后一次亮相是在7月23日。当天,李兴华参加了广东省科学技术协会第八次省代表大会,并当选为省科协八届全委会副主席。随后,李兴华率队赶赴广东电台《民声热线》直播节目。节目中,李兴华“坦然”地就广州市科技系统腐败案作出回应,并表示省科技厅已通过排查廉政风险点,加强反腐工作。
      颇具讽刺意味的是,短短三天后,广东省纪委就对外披露,李兴华因涉嫌严重违纪,正在接受组织调查。持续调查半个月后,8月12日,时代周报记者独家从省纪委一位发言人处获悉,“目前对李兴华正在进行立案”。               现年55岁的李兴华,从2007年步入厅长正职,一直致力于推广广东省LED产业的发展,与省内多家LED企业关系密切。李兴华的落马,对于广东省LED企业震动巨大。     从7月25日开始,包括勤上光电、德豪润达、佛山照明、雷曼光电、洲明科技在内的多家广东省内LED上市企业股价激烈下挫。   虽然,广东省纪委尚未对外公布李兴华被调查的具体原因,但联系之前省内科技系统腐败案,外界普遍猜测,李兴华的问题主要集中在LED科研项目的评估、资金发放上。        “省科技厅每年掌握着4.5亿的LED产业发展专项资金的发放大权,为了争夺这笔资金,企业都是削尖了脑袋,”一位谙熟补贴内幕的业内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直言不讳,“人脉关系和政府资源是拿到专项资金的关键,这里面必定有很大的权力寻租空间。”        随着记者调查的深入,一条以科技厅申报和审批科研项目为中心的利益链条逐渐浮出水面,其中,由李兴华发起的,多家LED龙头企业入股的“广东省半导体照明产业联合创新中心”更是起到枢纽作用。          而种种迹象表明,省纪委的调查已经深入李兴华利益链条。据核心知情人对时代周报记者爆料,上周在南海、顺德各有一位“半官方”的协会人士被带走协助调查。       对此,记者采访了多家省内LED企业,相关企业高管对李兴华落马一事均讳莫如深。       8月13日,记者在广东省科技厅发现,目前科技厅颇为平静。“调查工作主要由纪委进行,在调查结果出来之前,科技厅不方便发表意见,”科技厅相关负责人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现在,科技厅由一位副书记主持工作,一切正常。       而李兴华案件明朗之前,更让外界关注的是,利益链条逐渐曝光的过程中,有多少企业和机构能够置身事外,而又有多少会牵涉其中。 滥发科研补贴成落马主因 事实上,纪检部门对于广东科技系统的查处动作早已显现。      今年5月20日,广州市纪委监察局就透露,正在对市科信局个别干部的严重违纪违法情况进行调查。       尽管在6月7日省科技厅召开的廉政建设会议中,李兴华发言表示,“某市科信局出事令人痛心”,但这一会议并没有阻挡科技系统腐败案件的扩大。      6月20日,广州市科信局局长谢学宁涉嫌严重违纪被立案查处,并因涉嫌经济犯罪,被移送司法机关调查,在外界看来,谢学宁的下台是李兴华出事的导火索,而科研项目的审批和科研补贴的发放带来的利益输送,很可能是此次科技系统被调查的主要原因。       根据广东省在2011年8月提出的《关于贯彻落实国务院部署加快培育和发展战略性新兴产业的意见》,作为广东省三大高新产业之一的半导体照明由科技厅主导发展。       数据显示,广东省LED产业产值目前已经突破2100亿,占全国的比例接近45%,产业规模位居全国首位。但在风光的数据背后,LED产业过于依赖财政补贴的种种乱象,也早已被外界所诟病。       7月23日,李兴华参加的《民声热线》节目现场,一位科技公司的总经理就对其指出,现在不少LED企业为了争专项补助资金,把精力放在了拿项目上面,几乎放弃了对科技的研发,对此,李兴华当场表示不赞同。在他看来,企业单凭拿政府资金很难发展起来。        然而,实际情况是,财政补贴已经成为企业生存乃至发展的重要手段。数据显示,发展LED产业的三安光电、德豪润达在地方政府支持下,2011年净利润增长率双双超过了100%,其中,政府补贴对德豪润达的利润贡献率为79%,对三安光电净利润的贡献率甚至高达90%。      “很多上市公司一年的利润都只有一两千万,但是补贴就可以达到几千万、上亿,对于企业来说诱惑太大。”长期关注LED产业的高工LED总裁张小飞博士对时代周报分析道。         更为严重的是,巨额的补贴也必然带来利益交换的空间。广东省科技厅每年手握4.5亿元设立LED产业发展专项资金的发放大权,无疑成为LED企业主要钻营和公关的对象。 据了解,广东省LED企业有6000多家,但每年能够获得补贴的企业只有100家左右。          “为了争夺这笔专项资金,企业们都削尖了脑袋,”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对记者表示,“能拿到政府补助或项目,除了起码的科研实力,与政府的关系更为重要,大家水平都差不多,关系好,项目就拿到了。”       公关费”300万起眇        那么,一个LED企业如何才能与掌握科研项目审批大权的李兴华搞好关系,从而在获得项目上取得先机?随着记者调查深入,一个名为“广东省半导体产业联合创新中心”(下称“创新中心”)的机构逐渐浮出水面。        创新中心对外宣传的主要职能只是对于企业创新研发进行信息服务。但从创新中心的发起单位来看,这个创新中心并不简单。创新中心由广东省科技厅发起,发起单位包括勤上光电、雷曼光电、德豪润达、洲明科技等21家广东LED龙头企业。         而更令人感到蹊跷的是,创新中心注册资金6300万元人民币,注册资金大部分来自于作为发起单位的LED企业,据记者了解,每个企业加入创新中心的入股费用高达300万元。         根据创新中心官网上提供的地址,8月13日,记者在科技厅大楼中一个偏僻的角落找到了创新中心位于广州的办公室,其面积不到20平米,只有三位工作人员进行办公。         据其中一位工作人员介绍,这个办公室主要是对接科技厅的,创新中心的总部位于广东南海,对记者关于交纳高额入股费的提问,上述工作人员显得十分激动,“300万的入股费肯定会有收益,中心可以帮助公关科技厅、科技部的科研项目,一个项目起码就上千万了。”         而对于入股费的用途,该工作人员则语焉不详,“我们也会进行一些调研,还有一部分费用会用来作为活动经费。” 记者多次约采创新中心主任眭世荣,但均被其以开会为由予以拒绝。         “这个机构事实上就是与政府搞好关系的一个平台,目的是为了让企业拿到科研项目。”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对记者直言不讳。          根据科技厅工作人员介绍,科技项目的审批流程是由企业先申报项目,再由科技厅组织专家对项目进行打分,打分通过,则报给科技厅进行审批。         “专家评审更多只是一个形式,”曾参加一些科研项目评审的广东财经大学流通经济研究所所长王先庆对记者说道。据王先庆介绍,打分的专家虽然是从专家库中随机抽样,但是面对数量巨大的项目,这些专家根本来不及了解项目和企业,最终获得上报的都是与科技厅高层关系比较好的企业。              就算是一些创新中心发起企业对创新中心也颇多微词。“这个机构成立的初衷是好的,”作为机构发起单位之一的照明公司老板高伟华(化名)对时代周报记者说道,“只是在实际运作过程中出现了各种问题。”          据高伟华对时代周报记者介绍,当时创新中心的人主动过来找他,在交了300万入股费用之后,他所在的公司成为中心发起单位,“就算加入了创新中心,但是你不搞关系,科研项目审批的几率也不大,很多真正想搞研发的企业反而拿不到资金”。          而从记者获得的一份科技厅科研项目表可以发现,勤上光电获得省战略新兴产业专项资金LED项目2个。而据业内人士透露,勤上光电总裁李旭亮一直与李兴华关系密切,当年深创投的总裁靳海涛投资勤上光电,就与李兴华从中牵线搭桥密不可分。 对此,记者采访了李旭亮,但一谈到李兴华落马,李旭亮就迅速挂掉了电话。         而项目表显示,包括洲明科技、TCL、豪德润达在内的创新中心发起企业基本上都可以获得LED科研项目。这一现象也得到了高伟华的证实,“加入之后不一定会获得项目,但机会要大很多”。 借科研巧取政府工程项目         根据科技厅关于LED专项研发资金的材料显示,科研项目资金补贴额最少为1000万,最多达到5000万。“补贴之下,企业在申报项目时往往吹嘘规模和技术含量,文章很漂亮,但最后都只是为了那笔资金。规划都实现不了。”王先庆对记者表示。          而企业获得专项资金之后,并不会有太多的科研压力,“科研项目允许失败,失败之后,政府只是追回没用完的科研经费而已。”创新中心的一位工作人员对记者承认。而这也导致很多企业的科研项目像是一槌子买卖,更有甚者,有些企业老板拿了经费就跑路的现象。           相比之下,一些龙头企业的利益诉求点,并不局限于科研经费上。“科研项目只是政府采购和工程项目的一个敲门砖,后者利润要大多了。”一位核心知情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透露。           据了解,随着广东省内LED公共照明推广进度的加快,政府采购和公共照明工程越来越成为LED企业争夺的“香馍馍”。而获得科技厅LED专项技术研发资格的企业,在中标工程上优势不校             作为创新中心发起企业的勤上光电在政府项目上一直是大赢家。在东莞LED公共照明推广中,自主研发的9款LED照明产品成功中标,入围LED路灯、LED隧道灯、LED筒灯、反射型自镇流LED灯等4个项目包。               2013年初,勤上光电不但中标清远市4.6万盏LED路灯照明改造项目,而且成功获得英德市LED路灯节能改造服务采购项目。            深圳市洲明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也中标了2012年度半导体照明产品推广项目,其限额总量共计36万只,其中,室内照明产品30万只,包括LED筒灯和LED射灯;室外照明产品6万只,包括LED隧道灯和LED路灯。            广东昭信照明科技有限公司目前进行了广东省佛山南海几家医院的室内LED照明改造工程,以及佛山均安、云浮罗定等几个地区的户外LED照明改造工程。            政府项目一般招标公开严格,但是具有科技厅科研项目的企业在招标时获得青睐被视为理所当然,这也就造成很多企业通过获得科技厅的科研项目,从而曲线增加中标政府项目的筹码。           “政府项目肯定会有推广科技厅的研究成果的考虑。”对此,鸿利光电的公关经理邓寿铁给予了证实,据了解,今年鸿利光电获得了一项地铁照明的科研项目,而鸿利光电对于省内地铁照明项目工程的中标机会很大。
         喧哗背后的跑路潮            在龙头企业抱团哄抢科研项目和工程项目的背后,处于产业底部的大批低端LED企业却是哀鸿遍野。          8月10日,中山市古镇镇安康路15号,雄记灯饰厂的大门敞开,厂房内一片狼藉。7月初,雄记灯饰厂老板谢映雄忽然蒸发,拖欠各种款项多达4000多万元。据当地人回忆,追讨工资的员工和追讨欠款的供应商曾经数次包围工厂,愤怒的讨债者搬空了厂房内所有值钱的东西。         谢映雄的跑路只是广东省内LED企业老板跑路潮的一个缩影,早在2012年6月,规模过亿的深圳愿景光电子老板邢毅跑路,8月,中山市古镇卡邦灯饰老板周明亮携款潜逃,而今年以来,多家省内银行对于LED企业贷款预警,更是令很多LED企业雪上加霜。          “这个产业差距太大,上游企业做得很好,但更多的企业只能靠低价倾销,恶性竞争。”张小飞对时代周报记者说道。相比于龙头上市企业可以获得政府政策的扶持和补贴,下游低端企业却连生存都十分艰难。           “在业内看来,大部分企业的倒闭只是这个行业洗牌的结果,”曾经经营LED企业失败,但现在又东山再起的雄映翔对记者感慨道,在他看来,目前的政策扶持是好的,但是在具体实施时却会权力寻租的现象,导致强者越强,弱者越弱。“这对于很多LED企业来说并不公平,毕竟每个倒闭的企业背后都有几百上千个家庭。”            而在业内专业人士看来,李兴华的落马是政府改革审批制度的必然结果。广东省三大新兴产业,由科技厅主导LED照明、由科信局主导电子信息、由发改委主导新能源汽车,而随着刘铁男、谢学宁、李兴华的相继落马,政策利好之下,如何斩断利益链条,值得反思。           就目前来看,李兴华落马之后,LED企业还将迎来一轮大的洗牌,跑路潮在短期内也无法平息,而随着调查结果的出炉,与李兴华有关的企业与机构或许均难独善其身。   记者手记:掮客妄为审批肆意         几乎每一宗高官落马案背后,都会牵出一个或一批掮客。他们拥有强大的人脉资源,在官商暗场长袖善舞,以搭建“权力买卖”桥梁为己任,以助人交易成功为生财之道。         东窗事发之前,他们是高官的“友好同盟”;东窗事发之后,他们便成高官的“核心帮凶”。          掮客能消灭吗?信息流动不对等,必有掮客生存的土壤,有游说的市常但掮客生活在暗处,以各色各样的职位作掩护,甚至以各色各样的联盟作掩护。          就政府项目审批领域来看,政府要怎么分配项目资源,选择什么企业发放补贴资金,无疑需要信息做支撑。在这个过程中,某些人员甚至行业联盟即担起“掮客”角色,对政府和企业信息进行整合,让这些信息在政府和企业之间进行顺畅流动。          不过,掮客在进行信息传达时,往往由于不透明不阳光的操作,存在“拉关系”行为。掮客的搭桥牵线,助力官商利益输送,项目资源配置难保公平。            在一个人情社会,要想完全铲除利益输送和权力寻租空间,无异于天方夜谭,只能在最大程度地阻止权力贩卖上努力,让掮客的游说暴露在阳光之下,通过相应法规来遏制掮客行为,让信息流动和审批流程更加透明化。
 
 
 






尊宝